中国传统文化门户网站

有人说他是故宫最后一位木匠。因为体制原因,延续了半个多世纪的故宫古建筑修缮队伍已经在2010年解散了。

故宫隆宗门对过儿的小院。院儿门口挂了块牌子,写着“修缮技艺部”,李永革就是这项技艺的传承人。如果往前倒腾两百年,这儿是大名鼎鼎的内务府造办处所在,能工巧匠集聚往来。

1975年,李永革从部队复员进故宫时,被分配到故宫工程队(修缮技艺部前身)上班。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会守着这座世界现存最大、最完整的木结构古建筑群,修了40年。

“修过多少房?数不清。干过最大的一个工程肯定是太和殿。”李永革是老北京人,说话爽快不绕弯儿。

太和殿,上承重檐庑殿顶,下坐三层汉白玉台阶,采用金龙和玺彩画,屋顶仙人走兽11件,均采用最高形制。这是中国现存最大的木结构大殿。

而官式古建筑营造技艺与民间木匠最大的区别也在于此:修的房子体积不是一个等量级。建筑物内构建,大到柱子横梁,小到檩条椽子,皇宫所用是民宅的夸张精致版。而官式古建筑营造技艺就是在皇家宫殿的建造、维修过程中,在中国古建营造技术的基础上,形成的一套完整的、具有严格形制的汉族宫殿建筑施工技艺。

太和殿大修,从2006年持续到2008年。高达35米的保护罩围住金銮殿,隔温室效应绝众人视线,穿越百年时光。

罩里,没有工地常见的大吊车,听不到嗡嗡轰鸣的机器声,只有穿着蓝色卡其布工服的匠人在木板搭的脚手架间穿梭,搭木、彩绘,一切遵循着几百年前的传统。

李永革见天儿往罩里钻。他经常爬到屋顶上,希望看穿尘封已久的瓦片,解读斑驳脱落的彩绘,与古代的匠人们直接对话。

李永革带着工程队,揭开太和殿屋顶上檐东西两山面。他揉了揉眼,定了定神儿才相信,皇权至上的情况下,太和殿的屋顶苫背居然被“偷工减料”了。

苫背算是瓦作中的一个环节,相当于给木建筑涂防水层。老师傅有句口诀:“三浆三压,就是上三遍石灰浆,再压上三遍。”但这也得看天儿,干得快,三浆三压硬度就能符合要求,要是赶上阴天下雨,说不定六浆六压才算完事儿。

虽说建筑修好后,苫背就被瓦遮住,可这是要劲儿的工序,甚至决定着古建筑的寿命。如果苫背做得不够瓷实,很容易出现尿檐(水从屋檐下漏出来)。古建筑是木结构,稍有不慎沤了就等着糟,最后就剩下塌。

将铅砸成薄片铺在屋面上,铅片上下还要用麻,里里外外七八道工序。故宫中很多重要建筑屋顶都是如此。